六透社论坛

新东方校长俞敏洪被麻醉抢劫200万案告破

发布日期:2019-09-02 13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绑架俞敏洪是张北和曲云童做的最大一起案件。有关俞被绑经历,在的《东方马车》一书中最早披露。俞在书中承认,自己于1998年8月21日第一次遭到绑架。

  当晚,张北让曲云童拧松了楼道里的感应灯,并在楼道里看着外面的车位,等待俞敏洪上楼。晚9点多,俞敏洪和朋友吃过饭后独自一人回家,进楼后,他发现楼道内的感应灯不亮,当他上到二楼和三楼的拐角处时,忽然从上面下来两名男子,一前一后把他夹住了,这两个人就是张北和曲云童。

  他们用手枪顶住了俞敏洪头部,还没等俞敏洪反应过来,张北掏出一个针管,迅速扎进他的胳膊。几秒钟后,俞敏洪昏迷了。一个多小时后,俞敏洪在自己的床上苏醒,他发现手脚都被布条捆着。他侧身滚下床,强忍着晕眩跳到了客厅里的电话旁想打电话求救。他用下巴先“按”下免提键,然后拨号码。因电话键太小,俞敏洪怎么也“按”不准。正当他挂掉电话准备再“按”的瞬间,电话响了,这次他幸运地“按”下了免提键,有气无力地对着话筒说,“我被绑架了……”。之后,他又陷入昏迷。第二天醒过来时,他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。

  医生见他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给你推进去的麻醉剂是动物园大型动物的麻醉剂,剂量大得吓人,而且推的速度很快,你居然没死掉。你是不是抗麻醉体质?”

  警方事后调查,制造这起绑架抢劫案的正是时年30岁的张北和29岁的曲云童。抢劫得手后,两人将钱私分。近一年之后,尝到甜头的曲云童再次将目标对准俞敏洪,这次张北没有参与。

  据《东方马车》一书讲述,1999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曲云童带着塑料手枪,与其他3人再次来到了俞敏洪家。

  这晚,俞敏洪和司机一起上楼,上楼前他先跺脚,当他发现三楼的灯没亮时,马上对司机说“可能不对头”。两个人小心上了二楼,这时下来一名男子,他们没在意。到了三楼,司机正准备开门,楼上忽然冲下来三个男子,两个对付司机,曲云童用枪顶住了俞敏洪的腰。司机一下把对付他的两个人推到楼梯下,借势往楼下冲,边跑边喊“抓强盗”。这时,曲云童用枪顶着俞敏洪恐吓道:“不准动!动一动,打死你!”

  俞敏洪冷静了下来,他发现曲云童顶在他腰上的枪对着四楼照射过来的灯光,竟然不反光。他下意识地一把抓住枪,使劲一掰,枪居然被掰断了。两人随后厮打起来,曲云童等人不敢恋战,打了十几分钟后,仅抢走了俞敏洪的笔记本电脑,刺伤了司机的手腕后跑了。

  据张北交代,他们作案后每次都将被害人杀死,以消灭证据。第一次抢劫俞敏洪后,曲云童试图杀死俞,被张北制止。张北交代,他与俞敏洪认识,俞曾经租用张的院子办学。正因为如此,俞敏洪成为张北、曲云童系列绑架杀人案中惟一一名幸存者。

  昨天下午,记者打通俞敏洪电话,当记者问到绑架案的时候,俞敏洪回答的相当干脆,之后俞敏洪不再接听电话。晚上,记者通过短信与俞进行联系,俞回复说,具体事情希望记者通过警方去了解,不要再打扰他。并表示,他无法再提供任何信息。并连用两个“非常抱歉”,说确实不想再谈这件事情。

  这个犯罪团伙是在1996年纠集在一起的,其中有张北和另一名北京人李某,哈尔滨人曲云童、跑狗论坛 高手解 玄区!刘怀志、王立滨,还有一名女成员。

  法院查明,绑架抢劫俞敏洪并非张北和曲云童第一次作案,早在1994年,两人就制造了一起绑架案。当年7月,两人在东四十条骗乘刘某汽车,将刘麻醉后把车开到哈尔滨,抛尸松花江后又将车以20万元卖掉。刘的尸体至今未找到。2004年9月9日,张北、曲云童等4人将王某骗至租住地,劫得3万余元以及笔记本电脑等物,又从王某的银行卡内支取5.9万元,并强迫王某筹款20万元。因王的亲属报警,4人将王杀害,并将尸体绞碎、焚烧。

  据2005年《北京海淀年鉴》记载的警方材料显示,张北和曲云童是因绑架杀害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牛文彪而被捕的。2004年8月25日,张北、曲云童等5人将年近七旬的牛文彪麻醉后绑架,向牛的家属索要赎金150万元。期间,张北等人对牛文彪进行殴打,导致其死亡。张等人随后将牛的尸体肢解、熬煮,毁尸灭迹。此案被警方称为“8.25绑架杀人碎尸案”。2004年10月5日,海淀公安分局接到牛文彪家属报警后,会同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将张北等人抓获,张北交代了上述绑架抢劫杀人的行为。张北还交代,为防止绑架牛文彪的事情败露,他们还将此事知情人卢某杀害并毁尸。

  据《工人日报》2004年12月26日报道,张北等人选择绑架牛文彪是因为熟知牛家经济能力。张北曾与牛的爱人合伙开办了一所外语学校,而张北知道牛的爱人事发前因办学收入了100多万,所以才索要150万元赎金,他相信牛家有能力支付。正是这笔赎金的数额让警方确认绑架者熟悉牛家经济情况,应为熟人作案。经过牛文彪爱人的回忆,警方将远房亲属、办学合伙人张北锁定,并将其抓获。

  同伙卢某因为在银行取钱时,不小心暴露在银行的监视器里。为了不暴露团伙的行踪,他们将卢某勒死,焚尸后冲进下水道。

  由于张北等人作案毁尸灭迹,没有被绑者的尸体作为证据,这给警方取证带来很大困难。最终,警方搜查了张北等人租住的房间,发现地上有两点不很明显的血渍,经过DNA检测,证明血渍分别属于牛文彪和被灭口的团伙成员卢某,从而掌握了确凿证据。另据公诉机关查明,张北曾经利用合同诈骗800余万元,并非法持有假币。

  近日,此案在北京市二中院一审审结。法院以绑架罪、故意杀人罪、合同诈骗罪、持有假币罪数罪并罚判处张北死刑;以绑架罪、故意杀人罪、抢劫罪和非法持有罪判处曲云童死刑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其他同案犯也分别被判处死刑及有期徒刑。